1月4日,新華社退休記者李竹潤發微博說:“把‘西點軍校學員學雷鋒’的謊言引進中國,是我一生中所犯的最大錯誤之一。本人對自己一切言論負全責,特承認錯誤、道歉。”“美國西點軍校學雷鋒”,本是1981年的一則愚人節新聞,是假消息,李竹潤看到後,不明就里,信以為真,把它寫進新聞寫作教材,以致廣為流傳。
  “西點軍校學員學雷鋒”,雷鋒叔叔走向了世界!30多年來,被很多人引以為豪;如今,李竹潤的認錯,估計有很多人不能接受。
  其實,類似的假消息還有很多,比如德國人殖民時期修建的青島城市排水系統還在承擔主力、當年造蘭州鐵橋的德國有關公司到現在還寄來維修用的零部件等等。對國人心理衝擊很大的,還有夏令營中國兒童自立能力不如日本兒童的故事。
  這些假消息,有一個共同點:無一不是中國人與外國人的比較、較勁。由於這類故事很容易點燃愛國情緒,甚至其中一些故事就是迎合國人的情緒編造出來的,利用這種情緒來吸引眼球,因此另一個更重要的問題很容易被忽略:即真實的價值問題。
  真實的價值問題,在公眾輿論場有一個尷尬的處境:很多事件或話題都包含或涉及了“真實”這一命題,但“真實”本身很少作為一個問題被提出來,被充分討論,以至於本文對真實的言說都無法逃脫一種無力感:在真實意識淡漠的環境里,如何有效地討論真實?
  舉一個例子吧。語文改革先鋒人物郭初陽曾經披露過他對小學語文課文造假現象的調查和分析。但郭初陽的行為並沒有受到主流社會的廣泛鼓勵,相反,有一種相反的看法很有代表性:只要內容是積極向上的,假的課文也有教育作用。這種理論完全可以用於“西點軍校學員學雷鋒”——只要能鼓舞國人學雷鋒,假的也沒關係。
  真是這樣嗎?無論是個人生活還是國家行為,經驗告訴我們:說假話的人靠不住,因為假話在我們與他人、我們與世界之間建立的聯繫是虛假的,是有害的;我們相信假話,就意味著個人的言說、行為、情感,或國家的資源,都有可能被引導並消耗在一個無價值的對象之上。簡言之,謊言是生命的敵人;謊言是對一切價值的破壞和背叛,即使謊言穿上了善良的外衣。
  現在想來,第一個使用“真善美”一詞的人,一定洞察了人們需要虛假、喜歡虛假、製造虛假這一人性的黑暗。他把“真”放在“善”、“美”之前,一定是要告訴我們,沒有“真”,就沒有“善”、“美”。沒有“真”的“善”和“美”都靠不住,不可信。
  李竹潤的認錯和道歉,彌補了過去對真實的傷害,把雷鋒的價值重新置於真實的基座之上,這是對雷鋒的價值的維護。借李竹潤認錯、道歉之機,我們需要進一步思考:真實問題為什麼容易被忽略?為什麼越是現實存在的、嚴重阻礙公眾心理成熟的問題,就越是被迴避、被遮蔽?這個問題上沒有突破,很多社會問題的討論,在很大程度是白費唾沫,是社會資源的重覆浪費,而最大的浪費是時間——社會進步被一再遲滯。
  雷鋒走出了“西點”,還有更多人需要“走出西點”。
  (原標題:雷鋒之後,更多人應該走出“西點”)
創作者介紹

傅穎

fp25fpqmp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